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分類新聞>>人文東臺>>東亭文苑
民國時期的畢業證,你見過嗎
日期:2017-08-16 作者:陳美林 字號:[ ]

  而今,很多人喜歡珍藏老物件,在他們看來每一樣老物件都在講述一段無聲的故事。這些老物件中,最珍貴的,無疑是親人留下的舊物,雖然經過時間的打磨,但是親人的溫度猶在。近日,市民凌樹人就向記者展示了一份父親在民國時期讀書的畢業證。

  記者看到,這張畢業證和今天的獎狀十分類似,加粗的條紋框子里,是豎排繁體文字以及當時從右向左的行文習慣,紋飾簡單拙樸。文字均為印刷的,但學生的名字、籍貫、年齡是毛筆字手工書寫。證書上寫道:“學生凌雯系江蘇省東臺縣人,現年二十一歲,在本校高中師范科第六屆修業期滿,成績及格準予畢業,此證。”落款為“江蘇省立第一臨時師范學校 校長陳兆鵬”,時間為“中華民國三十四年七月”。

  算算時間,這張畢業證距今已有72年了,紙張已經泛黃,然而,卻依然可以感覺到它的莊重。

  不同時期的畢業證有著不同時代的烙印,民國時期畢業證也不例外。證書上除了學校印章、校長印章及教育部門印章外,還有一處印有“印花無從購貼暫缺”的字樣。根據民國當時的法律,畢業證也是需要納稅的,而此證書沒有貼上印花,而是代之以“印花無從購貼暫缺”的印刷字樣。記者了解到,這其實是特殊時代的產物。太平洋戰爭爆發后的幾年間,印花稅票的印制運輸極為困難,因此導致了稅票短缺,于是出現了應貼印花,卻買不到印花的現象,可是憑證不貼印花又怕處罰。在進退兩難之間,大家想出在蓋上“印花無從購貼”“無從購買”等圖章,這樣就可以表明:我所開具的憑證上未貼印花是事實,但不是我的責任。既然該貼時未貼,過后當然也就不需再貼。這是一個特定的時代產物,它所反映的是一個多方面的綜合信息,比如戰時的經濟狀況、政府的管理手段、民眾的納稅意識以及印花稅的普及程度等等。

  記者注意到,凌樹人給記者展示的畢業證是一大一小兩份,大的長約36cm,寬約26.8cm,小的長和寬分別為8cm、5.7cm。在小件的背面,方形的學校印章依舊清晰可辨。然而,這兩張證書有著明顯的區別,小證書的最上方,有著當時國民政府的印記:中間為孫中山的頭像,左右兩側分別是國民黨黨旗以及中華民國國旗,而大證書則沒有。“原先大證書上也有的,文革期間父親怕被連累,把上面裁掉了。”凌樹人解釋說。

  凌樹人告訴記者,父親上學是祖父大力支持的,祖父自己不識字,沒有文化,卻一心想讓自己的孩子成為有知識的人。于是,父親得以一直上學,直至師范畢業。父親生前曾不只一次跟凌樹人講過自己的學生生活,特別是在這所臨時師范學校。抗戰期間,流亡的江蘇省教育廳在江蘇、安徽等地設立了6所臨時師范學校,省立第一臨時師范學校的校址,就在泰興的樊堡。“我們時堰的烈士戴振中當年也在這個學校上學,和我父親是同班同學。”凌樹人說,父親畢業后在家務農一段時間,解放以后,地方缺少教師,而父親因為有學歷,被推薦為小學教師,從此在教師崗位上工作直至退休。

  而今,父親已經去世多年,再次翻出父親的畢業證,凌樹人說,他似乎看到了父親風華正茂的模樣,看到了父親執教講臺的身影……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cba篮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