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分類新聞>>人文東臺>>東臺史話
大悲庵與鄭板橋的楹聯碑銘
日期:2018-01-22 作者:朱兆龍 字號:[ ]

  東臺的古廟庵中,名為復興庵、福緣庵、準提庵的比較多,命名大悲庵的,只安豐一家;雖于1975年串場河改道工程時拆去,因與揚州八怪的鄭板橋結有善緣,近年來重新出現,成為一個沒有湮沒的地名符號。

  安豐的大悲庵,前清時建在鎮西的周家橋西,即今日鎮上魯家巷西頭,地屬立新居委會。順治、康熙年間(1660年前后),有位法名悟明的僧人四鄉化緣,修佛甚篤,卻沒有棲身念經的廟宇。來往鹽船上的人就請他上船生活隨喜,可他并不如意,于是人們就在安豐周家橋西邊買下一塊地,匡上籬笆,蓋起茅屋,給他念經拜佛。

  悟明有了遮風擋雨之所,思量起個寺名,想以大慈大悲觀世音為題,可自己貧苦,無力主建廟宇大慈行善,只能大悲為懷唱經普渡了,于是就取《神仙傳》中“居河之湄,結蘆為庵”之意,命名大悲庵,在庵里大聲誦經,聲達戶外。人們見此愈加敬重,商量后買了很多木料、磚瓦送來,悟明卻不開門接受,大家就破門而入。悟明說,你們何處不可施舍,為什么獨獨選我這兒呢?悟明因何要拒絕這巨量施舍呢,原來他的師兄含珠、可珠,急于砌佛殿造韋陀,欠下無數債務,臨終時連口中的含飯都沒一口。吸取師兄的教訓,悟明堅持在茅庵中參修,量力而行,逐步積累。病危時吩咐徒弟法樹繼承師志,踏實創業。

  悟明圓寂后,法樹和尚克遵師囑,與徒弟禹平捐口食、積錙銖,忍饑耐苦,熬寒經暑,積累數年后,建別殿、砌西廂,完成大悲庵全局,實現了悟明的夙愿。

  法樹圓了老師的遺愿,有時間周游各地研究佛學了。一天,法樹住持在興化天寧寺方丈處切磋佛學,碰到時在天寧寺避債讀書的鄭板橋。法樹觀鄭板橋詩畫不俗,考慮給天寧寺法友減點負擔,就邀請鄭板橋來安豐隨法。

  此時的鄭板橋甚為清苦。他自20歲中秀才后,家道中落,只得在興化設館蒙童,賣畫謀生,怎奈災荒連年,無童可蒙;書畫未名,無人問津。又逢30歲喪父,不幾年喪子,窮困蹉跎,36歲上到天寧寺避債就食,命途多舛之亟。見大悲庵住持邀請,加之久聞明代東淘海東夫子王心齋之名,就隨法樹和尚來到安豐。

  串場河邊的大悲庵,短墻內幾間寺房,小橋邊一叢深樹,別殿東兩間灶房煮粗茶淡飯,西廂外兩扇柴門通菜畦瓜棚,鳥鳴鴉歸,更顯寂靜。如此佛家清修之所,實是讀書務農佳境。法樹和尚每天上午一壺茶、下午一壺茶,用木質茶焐子焐著,讓板橋自斟自飲;自己和徒弟去念佛經、做農活、煮齋飯;晚間泡茶秉燭,與板橋談詩論畫。

  板橋喝那茶,原是上等茅尖,加自制上年菊花,用天水烹煮沖成,溫溫地喝來,茶香與菊香沁入五臟六腑,將一腔煩惱沖得干干凈凈。再讀王艮“出為帝王師、處為天下師”的高論,大為快慰,目覽口誦,拍案稱贊。徜徉于庵宇田間,興至心靈,潑墨揮毫,口吟手書,給大悲庵廚門圃門各贈一聯:

  圃門聯是:一簾春雨瓢兒菜,  滿架秋風扁豆花;

  廚門聯是:白菜青鹽粯子飯,  瓦壺天水菊花茶。

  大悲庵的串場水泡菊花茶,不但讓鄭板橋留下了語樸意幽的佳作,更讓他將大悲庵銘記在心中。乾隆年間鄭板橋考中進士,50歲出任山東范縣知縣,61歲從濰縣罷官回興化。三年后的乾隆二十一年春(1756),鄭板橋到安豐大悲庵尋訪故友。

  此時法樹和尚已故,禹平和尚接任住持。鄭板橋聽了禹平所述的別后諸事,思故人之苦修禮佛,感后人之和善樂施,觀四年前修葺全新的大悲庵,其規模之“巍然勛然”;乃應禹平之請,欣然命筆,寫下570多字的《重修大悲庵碑記》,由時在西溪巡檢司任職的歙縣人徐肇成司馬為之勒石,給安豐留下了一方寶貴的文化遺產。

  1921年,安豐的文化人們為紀念鄭氏的大悲庵之旅,在庵內合建了一方燮園,樹植楓柳黃楊,花栽薔薇梅菊,供人游覽觀賞。鄭板橋寫在木板門上的手書對聯,字跡獨特,墨印深浸,卻在日寇入侵安豐后,隨著燮園遭破壞、板門流失無存。

  2015年,安豐鎮政府會同彌陀寺在古街南端重建大悲庵,修建了鄭碑墻和草書房,將鄭板橋在茅舍里研讀王艮、與法樹和尚手談品茗的場景展示于茲,將其碑記全文銘刻于茲,讓過往游人讀碑看聯,采風留影,添一點思古之幽情,增一些人文之收藏。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cba篮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