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分類新聞>>和諧東臺>>社會熱點
浪跡天涯十九載 路遇好人歸故里
日期:2018-02-01 作者:張一峰 字號:[ ]

  “媽媽現在很好,真是太感謝你們了……”手機那頭,一個東北口音的女同志連聲道謝。1月30日上午10時許,剛從東臺接回母親的大連人唐玲又給市救助站的同志打來電話,這已是她回家后第三次來電致謝了。

  唐玲17歲那年,母親李淑珍離家走失,做夢也沒有想到,19年后,千里之外的東臺好人為她找回了母親。

  全站總動員  千里之外尋線索

  話還得從10天前的那個周六上午說起。

  1月20日,市救助站是韓志剛值班,站長陸建國像往常一樣留守在辦公室。11點10分,桌上電話傳來了急促的鈴聲,花舍派出所來電,他們在228國道邊上發現了一位老太。半個小時不到,警務人員護送老人入站。

  只見這位老太蜷縮在一條沾滿灰塵的花色薄毯中,頭發油膩膩地黏在一起、塌在頭上,臉上灰撲撲的,看不出本來面容,雙肩無力地下垂,手上皮膚皸裂,紋理間卡滿黑泥,腳上穿著明顯不合腳的運動鞋,隨身帶著六個鼓鼓囊囊的蛇皮袋。

  憑著多年的工作經驗,救助站的同志一望便知——這是一位典型的流浪老人,仔細詢問后得知老太63歲。

  話問多了,她要么沉默不言,要么答非所問。只在紙上寫下幾個字“大連楓林街道,李樹珍。”

  陸建國隨即安排工作人員把老人帶去洗漱,換上干凈保暖的衣服,吃些熱乎乎的飯菜。三倉敬老院院長、救助站安置點負責人陳康駕車前來,把老人接到三倉安置點安頓下來。與此同時,救助站全站動員,為老人找尋親人。然而,在公安人口信息系統中未能找到與大連市楓林街道李樹珍對應的信息。從大連電話查詢系統得知,楓林街道早就合并歸入桂林街道了。

   在焦急不安中度過半日,下午6時10分,韓志剛的電話又響了。桂林街道黨政辦沐主任興奮地說:“找到了,找到了!”

  原來,沐主任當天下午從派出所查到,19年前楓林街道確實失蹤了一個人,但不叫“李樹珍”而叫“李淑珍”,四級智力障礙,有一個女兒叫唐玲,現在他們已與唐玲聯系上了。

  當韓志剛興沖沖地撥通唐玲的手機時,傳來的聲音卻充滿狐疑。唐玲警惕地質疑:“我媽媽失蹤19年了,你們現在突然說找到了我媽媽,你們怎么證明那是我媽?”

  救助站的同志很無奈,不過還是從唐玲口中得到一個信息,老人小時候受過傷,雙腳腳踝外傾。韓志剛說:“老人已送到近百里外的三倉安置點休息去了,明天上午我們視頻下行嗎?”“好!”唐玲爽快地答應了。

  視頻現音容  十九載分離終團圓

  1月21日,周日。

  上午10點40分,市救助站三倉安置點,暖暖的陽光照射在倚在椅背上的李淑珍身上,寬敞的院子里,亭臺綠樹,一片安詳。陸建國、韓志剛蹲在老人身邊,與唐玲視頻相見。

  工作人員輕輕抬起老人的腿,讓唐玲觀察老人的雙踝,唐玲訥訥地說:“像是像,可是……”

  韓志剛把手機遞給老人:“和女兒見個面,說上幾句吧。”

  老人將手機一推頭一擺:“ 我女兒19年前就死了,我沒有女兒。”一時間,氣氛變得很尷尬。

  唐玲讓陸建國幫助問問:“我媽在哪上班?我爸叫什么,在哪上班?”老人機械地答道:“我在大連柴油機廠上班,孩子她爸叫唐國良,在大連商場生鮮部賣魚。”

  唐玲又道:“那我舅叫啥,我姨叫啥……”

  長達一個半小時的對話,處處都比對得上,但唐玲依然將信將疑。 “你們能不能與大連公安局溝通一下,請警察同志協同聯系?”

  “這不是難事。你也可以向大連救助站或桂林街道的同志確認一下,他們都知道的。”

  次日上午,唐玲與救助站同志約定,兩天后請舅舅、姨媽一起再視頻確認一下,并提供了母親李淑珍的身份證號和戶口本。原來,在2015年,由于老人失蹤太久,家人便注銷了她的身份證。

  1月23日,周二。

  上午11時,唐玲和救助站再次連接上了視頻,屏幕的另一端唐玲和舅舅、兩個姨母擠在車中,聚集在鏡頭面前。看到屏幕這邊的李淑珍,唐玲的小姨一把搶過手機:“是我姐!是我姐!這是我姐!”

  這邊,一直表情木訥的李淑珍也有些激動起來,她瞇著眼湊近屏幕:“你是四兒?你是小果?你怎么老成這樣啦?”

  唐玲的小姨捂著嘴喜極而泣:“哥!是姐!真的是姐!姐,這么多年你怎么過的啊!我們找你找得好苦啊!你去哪兒了呀!”狹小的空間彌漫著哭聲。19年,漫長的19年,終于又見到親人了。

  1月26日清晨6時46分。北京至南通的列車在東臺站停下,唐玲與舅舅、小姨三人走下車廂,走出月臺,走到出站口。漫天飛雪中,東臺救助站和火車站駐站警官滿身積雪,滿臉笑容。當晚18時01分,李淑珍跟著親人,踏上了歸途。

  東臺好人多  冬日暖流傳千里

  失聯十九載,一朝歸故鄉。一家人終獲團圓,讓唐玲感動不已。她感慨,19年來,母親走了那么多地方,吃了那么多苦,最后幸運地在東臺獲救,東臺真是個好地方,東臺人真好。

  在東臺,李淑珍遇到了一連串的好人。

  最初發現李淑珍的是途經沿海228國道的一位大貨車司機。20日上午10時許,這位司機在新曹農場段看到在路中間游走的老人,隨即撥打了110。花舍派出所李偉警官接到指令后立即出發,由南向北找了一路,沒找到。又由北向南細心尋找,終于在路邊看到背著五六個蛇皮袋的老人。

  李警官停車問:“您哪邊人呀?怎么在路邊走?”老人反應有點遲鈍:“我大連的,我老板讓我出來的。”

  “那你老板叫什么?”

  “叫宇宙。”

   “餓不餓呀,我帶你去吃點好吃的好不好?”老人遲疑了片刻,答應了:“好,你等等,我要把我袋子帶上。”

  25日,暴雪不停,大巴車已經停運,火車站客流量急劇增多,火車票一票難求。市救助站的同志向火車站警務室求助:“一位流浪東臺的東北老人找到親人了,能不能提供4張近期的返程車票。”警官周建新一口應承。他當即向領導匯報,開啟綠色通道,為李淑珍一家人預留了4張26日下午回家的火車票。李淑珍戶口被注銷了,身份證無效,無法購買車票,派出所專門調取檔案,開具臨時購票證明。

  26日清晨,救助站的同志與警官周建新一起接到唐玲一行人,把他們帶到飯店品嘗了香濃可口的東臺魚湯面。在市救助站,一家人抱在一起,又是哭又是笑。唐玲不停地抹眼淚,余光一直看著母親,一邊跟工作人員道謝:“謝謝你們,真的謝謝你們,我沒想到我這輩子真的還能找回我媽媽,真的,謝謝你們……”

  幸好,228國道的司機偶然注意到了她且沒有忽視她;

  幸好,李偉警官沒有在尋找一遍未果后放棄尋找;

  幸好,救助站的同志們沒有放棄尋找的努力;

  幸好,火車站的同志們積極配合開啟綠色通道——

  流浪19年,從44歲到63歲,從大連到東臺……這么多偶然卻又是必然的因素,成就了唐玲一家的團聚。

  這個冬天很冷,但溫暖直抵人心。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cba篮球比分